心安茅屋稳 性定菜根香

随时,随缘,随性

统计

最新评论

《开始》 泰戈尔

《开始》

 

  “我是从哪儿来的,你,在哪儿把我捡起来的?”孩子问他的妈妈说。
  她把孩子紧紧地搂在胸前,半哭半笑地答道——
  “你曾被我当作心愿藏在我的心里,我的宝贝。
  “你曾存在于我孩童时代玩的泥娃娃身上;每天早晨我用泥土塑造我的神像,那时我反复地塑了又捏碎了的就是你。
  “你曾和我们的家庭守护神一同受到祀奉,我崇拜家神时也就崇拜了你。
  “你曾活在我所有的希望和爱情里,活在我的生命里,我母亲的生命里。
  “在主宰着我们家庭的不死的精灵的膝上,你已经被抚育了好多代了。
  “当我做女孩子的时候,我的心的花瓣儿张开,你就像一股花香似地散发出来。“你的软软的温柔,在我的青春的肢体上开花了,像太阳出来之前的天空上的一片曙光。
  “上天的第一宠儿,晨曦的孪生兄弟,你从世界的生命的溪流浮泛而下,终于停泊在我的心头。
  “当我凝视你的脸蛋儿的时候,神秘之感淹没了我;你这属于一切人的,竟成了我的。
  “为了怕失掉你,我把你紧紧地搂在胸前。是什么魔术把这世界的宝贝引到我这双纤小的手臂里来呢?”

  《商人》

  妈妈,让我们想象,你待在家里,我到异邦去旅行。
  再想象,我的船已经装得满满地在码头上等候启碇了。
  现在,妈妈,好生想一想再告诉我,回来的时候我要带些什么给你。
  妈妈,你要一堆一堆的黄金么?
  在金河的两岸,田野里全是金色的稻实。
  在林荫的路上,金色花也一朵一朵地落在地上。
  我要为你把它们全都收拾起来,放在好几百个篮子里。
  妈妈,你要秋天的雨点一般大的珍珠么?
  我要渡海到珍珠岛的岸上去。
  那个地方,在清晨的曙光里,珠子在草地的野花上颤动,珠子落在绿草上,珠子被汹狂的海浪一大把一大把地撒在沙滩上。
  我的哥哥呢,我要送他一对有翼的马,会在云端飞翔的。
  爸爸呢,我要带一支有魔力的笔给他,他还没有觉得,笔就写出字来了。
  你呢,妈妈,我一定要把那个值七个王国的首饰箱和珠宝送给你。
**********************************
  泰戈尔的《新月集》一直伴着我们母女成长——谢谢我们伟大的诗人和他的奉献!

posted on 2008-10-06 10:24 清音 阅读(293) 评论(0)  编辑 收藏 引用 网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