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是误会是国耻:袁隆平无缘中科院院士
文章提交者:唐博士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不是误会是国耻:袁隆平无缘中科院院士
                         世界级的民间科学大家
    袁隆平,男,1930年9月生于北京,1953年毕业于西南农学院农学系。他是世界著名的杂交水稻专家,我国杂交水稻领域的开创者和带头人。主要成就表现在杂交水稻的研究、应用和推广方面。
    袁隆平先生创造的杂交水稻其产量提高幅度很大,在中国能够多养活7000多万人,这是一个重大的贡献,这个技术传播到东南亚,传播到其他国家,世界上都承认他是对人类有贡献的杰出科学家,其成就是系统性的。
    他的杂交水稻的研究成果获得了我国迄今为止唯一的发明特等奖,并先后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粮农组织等颁发的多项
国际大奖。
    1991年受聘联合国粮农组织国际首席顾问。
    1995年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1999年,经国际小天体命名委员会批准,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施密特CCD小行星项目组发现的一颗小行星被命名为“袁隆平星”。
    2007年4月29日,袁隆平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正式就任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据说,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的筛选条件相当苛刻,根本鄙视我们的所谓核心期刊、核心论文等垃圾标准。
    时至今日,袁隆平先生仍被中国科学院以各种理由拒之门外,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也总是以各种理由回避接见袁隆平先生。

                          国家级的解释理由
    3月1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与网友在线交流。
    有网友指出,袁隆平没有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却获得了筛选条件更为严格的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的称号,能否从这一现象中反思一些什么?
     路甬祥表示,袁隆平完全有资格当选科学院院士,之所以没有能当选,是因为那时候科技界,包括院士群体当中,对于一个人成就的评价,也有一定的局限和偏颇, 主要强调生命科学。当时比较强调的是在生命科学的前沿领域是否创造了新方法、新手段或者新思想,那就要求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来考察。当时袁隆平先生所做的 还是用比较传统的杂交办法来做的,所以没有能够选上。
    路甬祥指出,其实,按照院士章程的规定,并没有说要用什么方法,只是说他在某一个领域里面要有系统的、重要的创造和发明。
    路甬祥个人认为,袁隆平先生创造了杂交水稻,他完全有资格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这只不过是一个历史上的误会。
                           我的感慨
    作为堂堂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先生只能以个人的名义认为袁隆平先生完全有资格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却没有任何能耐改变扭曲变态的院士评价规则,这是他个人的不幸,更是国家的悲哀。
    善意地理解,路甬祥院长对此事有难言之隐,难解之痛,或者说,他本人有爱才惜才之心,有鼓励创新发明之志;可我又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了,路院长的“历史误会”说显得多么轻佻、猾狎而又卑鄙。
    完全有资格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却最终没有或不被当选中科院院士,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
    袁隆平先生陶醉在杂交水稻的王国里解救了自己可爱而又苦难的亿万同胞,他也因此把自己的发明创造奉献于人类。他的品德和贡献得到了世界的公认,他应该是幸福和快乐的。
    袁隆平先生耿直朴实,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拜金拜权地人民和半拜金拜权地人民最可宝贵的品质。
    袁隆平先生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他舍弃了荣华富贵的官养头衔和各种权霸学霸式的“形象工程”,他不愧为新时代中华大地的脊梁和大师。
    袁隆平先生为生民立命,他不需要达官贵人的接见和首肯,更不屑于像那些居一功而享用终生的老权威老学霸一样躺在曾经的功劳薄上拉屎拉尿,他更不需要殷殷地去期待权贵们作秀式的召见、拜访或嘉奖。
    袁隆平先生已经78岁了,可他依然精神矍铄,创造旺盛,奔波田野,不辞辛苦。他以民间疾苦为忧患,他视个人名利如流水。
    袁隆平先生吃过苦,忍过饿,挨过批,低过头。他的血液里流淌着担当道义的草民良知。他见不得农夫饥寒,弱者流泪;他一见贫者含冤,弱势受罪,他就心太软,肝肠断。
    光天化日,挑灯觅人。袁隆平先生是一个真的人。什么证书,什么级别,什么核心刊物,什么量化考核,这些对他都太过轻薄,太过虚无,也太过残忍和侮辱。
    歌我所歌。袁隆平先生是这个崇尚消费和感官满足的庸俗时代的可爱又可贵的英雄。我不认识他,可 他却是我的鲜明的长辈,更是我的精神良师和我学做真人的崇高楷模。
    怨我所怨。路甬祥先生发现的“历史误会”理论其实是我们这个社会僵硬、迟暮、冷漠、自私、空虚和狭隘的典型病症。该病的最大破坏力在于毁灭机遇和希望
    我怨。科学一旦失去良知,它就蜕变成了权力的裙摆和打手。这是我恐惧的理由。
    我歌。只要有一个人守护良知,坚信未来,那黑夜也会发抖。这是我心不死的原因。

    劣胜优汰,这是我们的落寞现实和繁华空虚。忏悔吧,首先从超越自私开始。
    优胜劣汰,这是我们的希望所在和体面尊严。欢呼吧,首先从公平竞争开始。
    历史发展到今天,中国不得不被时代的潮流置于关键的拐点。顺昌逆亡,回避不得。
    中国永远尾随着发达国家的步伐而很难主动谋求发展模式的结构性改变,别人的经验教训响当当地摆在我们的面前,可我们往往眼睁睁地在没完没了的研究讨论中丧失尽了几乎所有的后发优势。
    事实上,难得的机遇和严峻的挑战就在眼前,中国没有理由,也没有机会回避了。
    在实践人类普世价值的伟大现实中,中国不可能以特殊国情为借口而成为任何例外。
    (2008年3月17日星期一 18:16 草就于办公室)

posted on 2008-03-17 23:30 邓文宇 阅读(37) 评论(0)  编辑 收藏 引用 网摘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