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o310229

统计

最新评论

  • 1. 欢迎投稿
  • 评论内容较长,点击标题查看
  • --儿童与健康 QQ:249697944

师父与徒弟

上海市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市政建设,中环线,轨道四号线,等等等等。这一场大战的第一项就是地铁一号线。

一号线由德国人设计,二号线由中国人设计。在投入运营中发现了许多区别。区别一,一号线在每一个站台的室外出口都有三级台阶,二号线没有;区别二,一号线每一个地铁的出口处都有一个转弯,二号线没有;区别三,一号线站台靠近轨道的地方有一条金属线,二号线没有;区别四,一号线站台宽阔,二号线站台略显狭窄;区别五,一号线原先设计了站台门,施工时被省略,二号线根本没设计。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以为有两个原因:一是有许多的中国人没有养成对待工作的认真和精细的态度,所以在许多的小细节上中国设计师都忽略了,二是在师父带徒弟的工作中,师父好像并没有尽心尽力,他对于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原因保持了沉默。为什么要去学习?是因为不懂。所以我认为在一场师徒关系中,师傅要认真的教,徒弟则要用心的学。就像李素丽所说的:认真做事只是把事情做对,用心做事才能把事情做好。

在我短短几年的幼教生涯中,我也经历了这两种身份的变化:前几年一直做新老师,在老教师的带领下,学习、实践;这学期,我也试着开始把自己几年的一点经验告诉新教师了。

记得刚开始进幼儿园的时候,园里安排了老教师带教。我一开始态度很不对,总想着老师应该主动地来帮助我。后来自己反思,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老教师自己也要带班,同时我们是平行班,老师也并没有许多时间来主动帮助我。于是,我改变了态度,走了两条路。

第一条,自己大量地参看各类参考书籍。当时,我们幼儿园还在实行分科教育,我是偏向于计算方面的。我看了邹兆芳老师的数学书籍,还看了以前的体育书、美术书,根据自己孩子们的水平,有选择的挑选了一些内容。这样就使得自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有了一个好的起点。

第二条,主动地向老教师咨询。当时我们带班时间是半天,每天有好些时间我们一个组的在一起休息。那么,在备课的时候,我就经常把自己一些关于活动内容的想法和老师商量一下,听听她们的意见。同时,自己在常规活动中的一些困惑与问题,也向老师讨一些妙着。老教师们也总是有求必应,而且还通常发散出去,旁征博引,引经据典,让我受益匪浅。

就这样,渐渐的,自己在带班的时候越来越觉得得心应手了。

因为自己从学徒开始,所以现在在和新教师的搭班时,我就因利趁便的和她来聊了许多。一开始,活动的常规我来主持实施,请她在边上看着。虽然她也实习过,但各地都有自己的做法,所以还需要再看看。在活动后,我和她解释一下一些做法,对她觉得有疑问的地方也尽心尽力的予以解答。现在,她已经尝试着独挡一面了,每星期四我要外出学习,都是她一个人在带班。据她说,情况已愈来愈在她的控制之下了。

我觉得这里面有我的一份功劳,是不是有点大言不惭了?

师父与徒弟是一对永远的相对关系,只有老师用心的教,徒弟用心的学,这样才可能一代更比一代强,也只有这样,地铁二号线的事情才不会重演。

posted on 2006-04-25 20:39 然园 阅读(131) 评论(0)  编辑 收藏 引用 网摘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